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常德站 > 财富频道 > 内容阅读

如何应对资产缩水?

文章来源: 作者:  时间:2014年01月22日 10:54:33  编辑:胡丹

  黄金投资是实物资产的一种投资形式,在当今社会高通胀势头不减而内地金融市场上各投资品种收益率与通胀率相比已呈明显的负相关的情况下,黄金投资无疑是一种值得参与的投资形式广义货币M2的高增长使通胀压力增大说起高通胀,我们不能不提到上一世纪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上期内地所出现的两次通胀高增长期。由于当时有关部门实施高度扩张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发展,致使当年我国广义货币M2的年增幅高达百分之二三十,直接导致了1995年、1996年连续两年的高通胀率。因此,当时的银行定期存款利率高达14%还要外加一定的保值贴补率。但从1997年起,通胀率开始逐渐下降,之后中国又进入了通缩状态,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连续几年几乎为零增长。为了扩大内需,央行又不得不开始实行适度扩张的货币政策,特别是最近两年,因国家外汇储备快速增加,央行不得不被动地增发广义货币M2,从2000年起迄今已连续4年保持在年均增幅达16.5%左右,远远高于GDP的年均增长率,是GDP实际增长率和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率之和,而M2的高增长又反过来推动通胀率的进一步增大。

  投资需求使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增幅并不明显按照传统的货币金融理论,快速增长的货币供应量将会推动物价持续上涨,但从最近几年国家统计部门所公布的消费物价指数来看,物价好像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2004年全年为3.9%,今年一季度保持在3%左右。因此,有很多人认为近年来中国仍处在一个低通胀的状态之中。

  那么,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以下这些数据: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所公布的统计资料显示,2004年我国全年的GDP为136515亿元,2003年则为116694亿元,与2003年相比,2004年全年GDP的名义增长率达到了16.99%,这个增幅与广义货币M2的年平均增幅基本吻合。那么,为什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4年全年GDP增幅却只有9.5%,为什么名义增长率与实际增长率之间有7.49%的差额?这7.49%的差额又说明了什么?实际上,我们应该注意到,这7.49%是包含在GDP指标中的一个不可比因素即社会总体的物价上涨因素。因此,国家统计部门在公布GDP数据时将其剔除了。但现在又有人提出了疑问,既然统计部门在统计2004年全年GDP的增长率时剔除的通胀因素为7.49%,那为什么公布的通胀率仅为3.9%?有关部门所公布的通胀率数据是否含有水分?我认为这不是水分的问题,而是实际通胀率与名义通胀率这两个不同概念的混淆。

  由于上一世纪的通胀主要表现在居民的日常消费领域,与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因此,当初普通百姓对通胀的感受也比较直观和密切,而国家有关部门用国内居民消费物价指数来衡量整个社会的通胀状况也比较恰当,迄今整个社会仍习惯于用国内居民消费物价指数来替代社会通胀率。但伴随着2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我国的整个国民经济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居民的财富也得以迅速增加,而日用消费品市场的迅速发展、居民财富的快速增加也促使居民的日常消费品需求由紧缺型转化为盈余型,并由此带动居民的日常消费需求由衣、食、住、行的温饱型转向教育、旅游、保健和财富增值的投资需求型,并使近年来国家大量增发的广义货币有可能流向传统的日用消费品领域之外的一些消费和投资领域,而这些领域恰恰又不在国家统计部门所编制的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物价统计范围之内。因此,当前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不高,但教育、旅游、医疗等领域的涨价之风却屡禁不止,而社会整体的实际通胀率也并不低。对此,投资者必须予以关注。

  既然近年来增发的广义货币M2没有大量流入居民的日常生活消费领域,除了教育、旅游、医疗等非传统消费领域在部分吸纳增发资金之外,还有哪些领域和市场正在吸纳着大量增发的基础货币,这些市场的通胀状况对老百姓到底有没有影响?证券市场证券市场在上一世纪90年代之前的中国内地是不存在的,因此,尽管最近几年证券市场连续下跌,股票基金大幅缩水,但迄今仍吸纳了大量的基础货币。据中国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自1991年起至1995年3月止的14年间,上市公司共融资11705亿元。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证券市场这个储水池,国内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由此可见,证券市场在相当程度上减缓了当前增发大量基础货币之后的消费物价上涨的压力。

  房地产市场近几年来,国家通过公改、出售、转让和拍卖等方式,将大批计划经济时期无货币表现的居民住宅、商住楼变成有价商品推向市场,使其成为与货币相对应的实物资产。特别是最近两年,内地房地产市场的迅速发展吸引了大量投资者入市,导致房价快速上涨,在商品住宅的货币化过程中,房地产市场也吸纳了近年来增发的大量基础货币。据估计,当前内地居民的商品住宅资产已占家庭总资产的15%左右,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当前大量增发基础货币之后的通胀压力。

  艺术品市场最近两年国内艺术品市场发展迅速,艺术品价格不断上涨,保守地估计,这一市场目前已吸纳了至少五、六千亿元的基础货币,可以说这一市场已成为新增基础货币的一个储水池。

  保险市场虽然保险市场的发展并不十分引人注目,但是保险投资领域近年来已吸纳了相当部分的社会闲散资金,特别是一些低收入家庭出于生老病死的考虑纷纷入市,已成为吸纳普通百姓新增基础货币的又一个储水池。

  外资的直接投资多年来,我国吸收了大量的境外投资资金,其中虽有部分热钱,但绝大部分是实质性的境外资产的进入,其每年的新增数额大约在500亿美元左右,虽然这部分外资的进入是增发基础货币的一个原因,但与此同时,这部分外来资产在人民币化的过程中也吸纳了同等数量的基础货币。

  正是由于市场规模迅速扩大的股票、保险、房地产和艺术品等领域吸纳着大量增发的广义货币,同时又在不断地稀释着社会财富,才使原本因货币供应量的剧增而有可能出现的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势头逐渐趋于平衡,最终实现了在外汇储备快速增加的市场条件下通过增发大量广义货币来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平稳,然后再通过国有资产的置换来部分吸纳回笼增发的广义货币M2,实现了实物资产与外汇金融资产之间的转换,并最终释放了因广义货币M2的高增长给日用消费品市场所可能带来的通胀压力。

  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认为,由于新兴的消费和投资领域已吸纳了大量的闲置资金而使通胀状况已得到根本性的减缓?笔者本人不这么认为。实际上,最近两年的通胀状况相当严重,只不过是由于其表现形式与上一世纪八、九十年代所发生的通胀有所不同,使一般老百姓对通胀的感受不深。

  进入新世纪以后,内地居民的日常消费领域已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而本轮通胀中增发的广义货币M2又可以通过股票、房地产和艺术品等商品形式逐渐转化成内地居民的投资需求,在投资消费领域分流了相当大部分新增资金,使进入日用生活消费领域的资金量并不大,因而普通老百姓对通胀的感触并不十分敏感,而国家统计部门编制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也因传统的物价统计口径并不包括这些新兴的动产和不动产商品以及教育、旅游、医疗等领域而难以反映。但对于一部分先富起来的社会阶层而言,因投资消费领域发生的通胀所造成的财富缩水现象又是客观存在的。试问,2年前投入股市的20万元资金现在只相当于10万元的市值,这是不是个人财富的缩水?1年前可以购买两套住房的资金现在只能买一套,这是不是通胀?只不过是这些发生在投资消费领域里的通胀所造成的财富缩水现象由于投资者误认为是自己的投资不当而甘心默认,因而对通胀没有产生切肤之痛,笔者把当前出现的这种通胀称之为隐性通胀或温和通胀。由此可见,本轮通胀的特点是对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影响不大,但对老百姓二十多年来辛苦积储起来的财富侵蚀现象却又是客观存在的。

  内地金融市场已进入负利率时代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显示,2004年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全年为3.9%,而与此同时,内地金融市场上各类金融投资产品的年收益率则大多在3.9%以下,对于那些因市场原因而遭至挫折的股票、证券投资基金这一类品种,我们暂不讨论,而对一些较为稳健的金融投资品种,其收益率也明显低于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现象,则必须引起市场的重视。

  在各类金融产品中银行存款比较安全,其收益率也较低,这可以理解,但现行一年期的定期利率为2.25%,在扣除20%的利息税后实际收益率仅为1.8%,与CPI相比明显呈负相关关系。货币市场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略高于银行存款,一般在2.4%—2.6%之间,今年春节前后虽曾一度上扬,但也在3.5%左右。

  至于今年年初各家商业银行推出的人民币理财产品,由于银行所筹集的资金主要投向银行间债券市场,其收益率要低于货币基金和凭证式国债。由于当前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收益率大约在3%至3.5%之间,因此,在剔除银行耗费的人工成本之后,一年期的人民币理财产品收益率一般也只能在2.7%—3.1%之间,3个月和6个月期的年收益率分别在2.1%—2.4%左右。最近厦门有一家商业银行推出一款人民币理财产品,其年收益率虽只有4%,略高于去年3.9%的CPI,但已引起市场和同行们的惊叹。

  虽然凭证式国债的收益率要略高于货币市场基金,如今年发行的第一期凭证式国债,票面利率为3.37%,而市场上尚未到期的1—3年期记账式国债的收益率则在3%左右,与CPI相比仍有0.9%的差额。可见,内地各金融市场已进入了一个新的负利率时代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由于面临着人民币升值的巨大压力,央行又不可能马上提升基准利率,负利率时代还将继续下去。

  黄金是防止财富缩水的利器在负利率时代,因持有金融资产而使个人财富缩水的现象是十分显见的。那么,面对此种状况,财富持有人又该怎么办?及时将金融资产转换成实物资产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两年股市不断下跌、房地产市场持续暴涨,分析其原因可能会有多种,但有人正在将金融资产向实物资产转移应该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由于黄金具有良好的保值功能,同时又有体积小价值大、便于保管便于变现的特点。因此,黄金投资又是实物投资形式当中最为理想的一个投资工具。

  黄金投资的概念并不复杂,简单地说,就是当一个人或者某个家庭将其积蓄的财富通过储存黄金,使这部分财富在以后能够获得与现在同等水准的或者更多的物质和消费需求。

  投资者在放弃了当前的物质消费而投资黄金时,即应得到相应的价值补偿,即将来所得到的货币总量的实际购买力要比当前所投入货币的实际购买力有所增加。在同一市场条件下,作为实物资产的黄金投资工具,与其他金融资产的投资工具相比会呈现出不同的特性,即黄金会随着通胀率的增长而与其他实物商品的市场价格同步上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保值功能。

  由于黄金具有非常好的保值功能,因此在高通胀的市场条件下,投资黄金的这个价值增量应该是最有物质保障的,由于商品与商品之间比价关系的存在而使黄金具有了天然的保值功能,反观金融资产的投资工具却不具有这种特性。因此,当我们讨论黄金的投资价值时,首先应关注储存黄金后最终财富是否能得到增值,至于保值问题,因客观存在的黄金与实物商品之间已存在的比价关系故可忽略不计。

  货币的纯时间价值可以用某一确定的利率来表示,它是由货币市场上投资货币的供给和需求关系所决定的。举例来说,某投资者现在愿意以500元购买股票,以换取将来能超过等值实物商品的物质消费,他预期未来一年能获取515元的计量货币,多出来的15元投资收益就代表了500元货币的纯时间价值,用来补偿投资者推迟消费的真实收益,预期投资收益率为3%。但假如投资者不考虑物价在投资期内会上涨,即存在通货膨胀因素,那么,一旦发生通货膨胀,他就无法保持真实收益率不变。假如上例中的投资者在投资期间通货膨胀率为5%,那么,他将预期得到的投资收益率3%就无法实现:500×[1—(3%—5%)] = 490元,反而亏了2%。

  与其他投资工具相比,黄金投资工具的价值评估形式比较特殊,比如以上例举的股票投资,一般投资者考虑的投资价值是每年能从股票分红中可以获取多少红利,而参与银行存款的投资者一般则考虑到期可以获得多少利息,至于这部分货币收益可以获取多少消费需求,一般投资者考虑得不多。作为一种实物资产的投资形式,黄金投资既没有红利可分,也没有利息可得,因此,其价值评估更多地是利用商品与商品的比价关系来反映最终能获取多少同比例的其他物质和消费需求。举例来说,2003年12月31日某投资人用100元人民币可以购买大米35千克(米价2.85元/千克),此时他放弃了可以享用35千克大米的消费需求而储存黄金,此时的金价为111.11元/克,100元可购买0.9克。一年后该投资人将0.90克黄金出售可得人民币106.20元(金价118.00元/克),而此时106.20元人民币可以购买大米35.75千克(米价2.97元/千克),那么,黄金投资的回报率是多少呢?在这个例子中,按照常规的价格计算该投资人的持有期收益是6.2%,即通胀条件下的的持有期收益率为:一般投资工具的持有期收益率= 投资的期未价值/投资的期初价值 =106.20/ 100 = 6.2%但是作为一种实物资产,黄金投资的价值评估则应更多地体现其价值因素,即剔除通涨因素之后的持有期收益,可这样计算:黄金投资工具的持有期收益率 = 可比商品的期未价值/可比商品的期初价值= 35.75千克/ 35千克=2.14%在该投资理财案例中,按常规价格评估方法的投资收益率为6.2%,但按实际价值评估方法的投资收益率,即在剔除了通胀因素之后的真实收益率为2.14%,这也是该投资人经过一年的运作之后所获得的真正投资价值。

  由于黄金投资是实物资产的一种投资形式,因此,在当今社会高通胀势头不减,而内地金融市场上各投资品种收益率与通胀率相比已呈明显的负相关的情况下,黄金投资无疑是一种值得参与的投资形式。